无标题文档

多一把尺子量教育

作者:   发布时间:2014-09-22 10:38:48  来源:中小学教育网
  • 文章正文
  • 调查
  • 热评
  • 论坛

 普通教育“双轨制”掩盖了个性差异

  康健:随着北京乃至全国的高中扩招,现在学校招生的分数跨度大多了,学生也呈现出复杂多样的情况,这是一个大背景。另一方面,我们现在实行的“普通教育双轨制”,把一些较好学生放在重点校,“特殊生”会相对少。“双轨”的目的有二,一是精英教育,二是追求“同质教学”的优质,与工业化以来追求效益,是一致的。普通教育究竟该同质编班还是混质编班?一直有争议,现在基本认同同质编班。90年代台湾展开讨论,绝大多数赞同混质编班,也就是把第100名和第1名分到一个班,第99名和第2名分到一个班。西方五六十年代搞同质分班,七八十年代后基本是大综合。美国绝大多数中学是综合中学。中国基础教育以升学为基本任务,推行素质教育很艰难,一直存在素质教育与考试、与升学的争论,而素质才是教育的本质。

  从社会角度来看,人群的绝对同质的集合,其实是不存在的。即使录取分数在10分20分之内,情况也很复杂,不过是用分数把差异掩盖了。社会人群也是多样化的,同质是相对的,异质是绝对的。学校搞同质集中,有利于优质校为社会输送拔尖人才。但随着教育民主化,掩盖了许多个性差异。所以人们常把那些与大家表现不一致、与众不同、个性很强的看作另类,把这些人推到一个极端。可能有些潜质优秀的学生也在其中。我们的教育可能伤害了他们,也可能过早地“决定”了他们的命运,甚至日后的社会缺少了几个天才。

  教育本身反对淘汰遴选

  康健:我认为教育是逐渐完美的。过去教育机会不足,不得不进行筛选,在资源不足时有它合理的一面。而从孔子到今天,讲“有教无类”,教育本身是反对淘汰、遴选的,因为教育就是发展人、提高人。夸美纽斯时代就提出让所有人可以得到发展,所有人都受到教育的思想,不因人的差异而进行遴选淘汰。过去我们以分数为质量观,今天就不能仅仅依据分数来衡量,不能用形式的东西取代本质。要从促进人生长、发展、社会化三个质量标准来衡量。因为学生是处在生长期,他的生理、心理、智力以及综合能力,都应该在我们教育关怀的范围内。社会化,是指从一个生物人变为一定社会的人。这样才是完整地理解教育,是对教育本质的追求。否则就是舍本逐末。

  康健:如何对待有个性,所谓跟大家不一样的学生?过去是用放弃、淘汰甚至排挤的办法。孩子正在成长、发展、走向社会,这和我们的教育目标是一致的,过早地放弃了他们就不符合教育追求。

  赵忠心:所谓与众不同的、特殊、另类的孩子,有的往往在某一方面很突出,另一方面却很差。由于表现上反差太大,使人们另眼看待。

  康健:甚至有的孩子数理成绩都不太好。如郭沫若等名人,数理成绩都不见得好。怎样让这些孩子得到适合他们的教育,必须从人本、从个性基础出发,因为人天生就是不同的。英国教育家洛克说过,“人的心灵和人的面孔一样,总是千差万别的”。社会的进步,教育民主化的标准正在发生变化,即不仅看精英,更看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和教育。过去只看精英,看民粹,老百姓都是零,不管多少都是零。只有前面加1个英才,才是1千,1万……现在则越来越考虑弱势群体,不可以任人淘汰、放弃,教育也应符合社会进步的大趋势,包括北大附中这样的学校。

  尊重个性差异,人的发展需要网开一面

  赵忠心:虽然孔子很早就提出了“因材施教”的教育原则,但我们的教育向来只是强调共性,不太重视孩子的个性,一提“个性”,就好像是贬义,这个问题必须解决。个性得不到充分发展就成不了材。只有承认、尊重学生个性才是把人当人,否则就是不人道。不承认、尊重学生的个性,把学生按照统一规格“加工”成同样的机器零件,那是对人才的扼杀。好比盖房,有的木材可以作梁,有的可以作柱、作檩、作椽,梁、柱、檩、椽盖房都是需要的;同样的道理,社会要求的人才也是多规格、多层次的。现在,大家都呼吁加快发展大学教育,我觉得应该慎之又慎。都上大学,势必出来就待业。义务教育有一定标准,但在一定标准下要尊重个性,解放孩子。

  有的孩子不太善于接受系统教育,考试不及格;但心灵手巧,那就让他当工人不就完了?有的人适合上大学,有的不适合,我们不能用一把尺子来衡量所有人,认为上了大学才是人才,不上大学也可能是人才。比如青年鲁班,不能说比大学生低一等,许多企业家都没有完成大学教育,但事业是很有成就的。有一次,我到江苏南部去,一位县长对我说,我们这里许多孩子上了大学,但没有一个回家乡的。苏南乡镇企业发达,靠的都是没上大学,或被老师看不上、或被学校开除了的学生。有一位当年被开除的学生,现在已是很有作为的乡镇企业家。社会需要各个规格的各种人才,都去上大学,是教育资源的浪费。有机会上大学当然好,没有机会上也能成功。许多科学家、诺贝尔奖得主,小时上学都不聪明,老师认为他们将来毕业会一事无成。这也反映了教育的弊端,反映在评价学生的标准、尺度上有偏差。

  衡量一个人是不是成功者,是不是人才,不能只用上大学接受高等教育一把尺子,要用多把尺子衡量。如果说要有一把尺子衡量的话,那这把“尺子”就是社会实践。这是最权威的衡量标准。

  康健:前两天我见到一对父母,儿子特别热中社会工作。有一次他想搞一个民乐演奏会,学校不能给钱,他就找到一个乐器行要赞助,条件是活动冠以他们的名义。后来成功了。有人说这样的孩子商业气太重。我却以为,这表现了一种开拓进取的精神。这孩子也许当不了科学家,但能成为一个社会活动家或企业家。人的发展需要网开一面。

  过去我们比较忽视孩子的差异。某校高三有一个学生很喜欢农业、生物、生化、基因,按说他应该上农大。但现在的教育模式认为你学习好,分数高,就应该上清华、北大。他的班主任问我,如何指导他填志愿?对孩子志向的差异我们忽视太多,像这个孩子如果送他去农大,学校就少了一个入清华、北大的学生,考虑学校的升学利益就要动员他上清华。但这显然不符合孩子的个性和兴趣。我们对孩子由个性、兴趣产生的职业理想特别忽视。过去问学生长大想做什么,答案可以是各种职业,现在却只问长大想考哪个大学。我们应该逐步培养学生的职业理想,而不是只由分数和计算器来决定将来的专业和职业。

  赵忠心:上海中学生韩寒写小说,自动退学了,影响挺大。记者问我的看法,我认为,第一,他高二退学并不违法,因为他已经完成了义务教育。第二,我认为读书是学习,参加社会实践也是学习。我们绝大多数的孩子,就是初中毕业后参加工作的,成功者屡见不鲜。人们总是认为人才应该在学校培养,但高尔基、毛泽东也没上过大学,他们上的是“社会大学”。他们不仅是人才,而且是不可多得的大才。

  大班额妨碍因材施教

  赵忠心:捷克教育家夸美纽斯提出的“班级授课制”,与私塾式一对一的教学方式相比,当然提高了效率。但带来了一个问题,就是怎样在统一要求、统一施教的前提下,因人而异,因材施教。上海小班化教学大家都欢迎。可我们有些重点校班额越来越大,河南一位副县长告诉我,他们县惟一的一所重点中学,一个班竟达170人!一个班这么多的学生,孩子连提问的机会都得不到,就不用说因材施教了,因为连学生是个什么“材”,老师都无法知道。我们一方面推行班级授课制,一方面要解决因材施教的问题,这在中国一直未解决好。

  康健:因材施教难,要完整地实施素质教育,必须有制度保障。教育制度要人性化,班级不能太大,人数不能太多,学校布局应更合理,教师能力更趋向综合。班额少是教育民主化趋势。我们应立足于这种理念,以更平和的心态,来适应整个教育对象的变化。

  给特殊孩子一个空间

  康健:高中生中有些同学学习能力强,与我们教学进度、节奏不一致,比较超前。大班授课的教学计划不适合他。高中三年有的两年甚至一年就能学完,有的初中就学完了高中的。是让他就范我们的进度,还是给他更多空间?在面向大多数学生的同时,应给他们特殊的空间和渠道。比尔·盖茨在哈佛读了两年就嫌太慢,退学办了微软公司,后来成为世界首富。

  对某些方面成绩突出的孩子,不一定让他跟班学习,可以采取选课、通过的方法。但他们在生理年龄上与别的孩子一样,同样有着青春期问题,有着如何与他人相处、与异性相处等问题,因此我不赞成单独为他们办一个少年班。除了学科差异,还有其他方面差异,每个学生都有相当深刻的家庭社会渊源,有些有极端行为,如离异家庭子女。父母行为也多种多样,有的父母不合,使孩子郁郁寡欢,老师觉得他上课不专心,其实是因父母打架,无心上课。有一个学生,竞赛总是得奖,但上课心不在焉,以各种理由缺课、旷课很多,但最后上了清华。对这种特殊学生,一方面要让他们适应社会的规则,另一方面我们的制度也要有利于每个人的发展。只要他遵守学校基本制度,应该允许他有自己的学习方式。

  有的孩子成绩不特别优秀,评不上“三好”,但多才多艺,表现出非常强的和谐。高三女孩里就有这样的,是领袖人才。过去只强调培养科学家,忽视各方面人才,我们设想办一个综合班,按照蔡元培“发展个性,涵养人格”的宗旨,不让他们偏科、定向,给他们多种空间,打一个宽厚的基础,有可能培养出未来社会的脊梁。现在的教育时间划一,早上7点多上学,直到晚自习,没有孩子自主的时间和空间。课程太多,课时太满,基本是国家指令性。我认为课程表可以自主规划加选修,小学可考虑半天课半天选修和课外活动,中学上五六节课,其他时间是社团、自由活动、社会实践。要尊重个性差异,如有的学生希望高一通过外语,就可以高一过。老师是服务型教育,采取合作式、讨论式、实践式。但是现在国家课程安排已经超负荷,没有任何创新余地,要实现教育创新,制度的制约是个瓶颈,教育体制和机制的创新最重要。

  比如我们这样的学校,如果给点自主权,本来可以做点探索。现在课程的门类、数量窒息着教育空间,要创新就得减少课程门类,减少课程内容和时间,增加校本课程的比例。

  不能只用高考一把尺子

  赵忠心:在培养目标、教育模式、教材等方面,衡量的尺子应该多元化,现在只有一把尺子(也就是指挥棒),那就是高考。一些孩子离家出走、自杀,当然有自己的原因,他们缺乏心理承受能力和经受挫折的能力。但从深层次讲,高考这把“尺子”就是压力,都要上大学,读研,否则就觉得对不起父母、老师,没脸见人。没人上中专、中技,国家缺乏技术工人,在人才结构上出现了问题。都要当白领,那是不可能的。家长、社会都应给孩子松绑。

  康健:国家的教育体制、教育制度,已经到了应该反思的时候了。现在我们的教育缺乏活力,说不上教育能力,孩子和老师的发展都受到制约,制约大于促进。国家应更多考虑放权,把编教材等完全交给地方。基础教育的独立教育价值,课程体制、机制问题比内容更重要。现在教育的尺子又窄又短,根据我们近10年的综合课程研究,如果给孩子充分的时间和空间,学生的发展会超过成人的预料。

 

 

 

咨询电话:022-6052176960521779

雅思推荐:天津剑桥雅思

现代打击乐推荐:天津九拍培训中心

远程教育: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中国地质大学

建筑工程相关推荐:

天津建科一级建造师培训班    天津建科二级建造师     

天津建科造价工程师     天津建科注册安全工程师     天津盛世顺德手工预算

在职研究生院校相关推荐:

天津大学在职研究生    天津城建大学在职研究生

南开大学在职研究生

天津在职研究生

其他推荐:

天津建造师     天津人力资源     天津嘉越葡萄牙语     天津成人高考

天津中小学高中课程专业国际化辅导班招生

天津少儿英语    天津中小学课程辅导

 

以下网友留言只代表网友个人观点,不代表本站观点。 立即发表评论
提交评论后,请及时刷新页面!               [回复本贴]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青少儿教育论坛热贴:
【责任编辑:李娜一  纠错
阅读下一篇:返回列表
2010 最新中小学培训课程
培训课程 开课时间 上课地点 优惠价 报名
天津乐恩教育初中一对一辅导课程 随到随学 河西大沽南路 需预约
天津英卓小学至高三家教课程 随到随学 华钜学区 需预约
青年宫学前早期智力开发课程 需预约 和平校区 需预约
天津皇家少儿英语elementary培训课程 需预约 时代奥城学区 需预约
天津吉的堡小儿童英语班 需预约 海光寺学区 需预约
天津环美英语泛泛英语课程 需预约 大沽南路校区 需预约
【育路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稿件来源为"原创"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属本网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转载、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复制发表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育路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② 本网部分稿件来源于网络,任何单位或个人认为育路网发布的内容可能涉嫌侵犯其合法权益,应该及时向育路网书面反馈,并提供身份证明、权属证明及详细侵权情况证明,育路网在收到上述法律文件后,将会尽快移除被控侵权内容。
课程咨询电话:022-60521769  60521779
   教育辅导资讯
学员报名服务中心: 天津市南开区北城街富力华庭2001室
咨询电话:天津 022-60521769、60521779    E-mail:2226879940@qq.com    QQ:932013134
育路网—百万会员学习社区: 北京站 | 上海站 | 广东站 | 天津站 | 山东站 | 河南站 | 贵州站 | 安徽站
本站法律顾问:邱清荣律师
北京育路互联科技有限公司版权所有1999-2011 | 京ICP备10025267号-13